位置:首页 > 教育研究 >

小组合作学习的价值与行动

作者: | 发布时间:2019-05-12 19

作为当下最重要的学习组织形式之一,教育工作者对于小组合作学习的研究和实践已经相当普遍,但是在价值的挖掘上尚处于初级阶段。特别是在核心素养时代,小组合作学习所具有的优势和价值需要不断研究,并通过高质量的实践来验证。本期特别呈现于伟教授的解读文章,以飨读者。

每一项教育教学改革行动,都有其特殊的价值。基于我在小学的多年观察和思考,想围绕小组合作学习的价值与行动探讨四个问题。

为什么选择“合作”

有那么多人类的核心价值,教育为什么选择“合作”?

因为合作是重要的价值选项。现在人们都谈人类命运共同体,谈学会合作,有好多学科都在关注合作,比如从进化心理学、博弈论、社会生物学角度来谈合作,谈合作的复杂性,人类合作的进化。一些重要的思想家、教育家在合作方面也有重要的论述,如杜威、陶行知等。选“合作”是因为有些冲突来自于合作,比如家里一个孩子容易唯我,容易孤独,容易培养出精致的利己主义者,但家里有多个孩子唯我的可能性就比较小。如何包容他人、如何倾听、如何交流、如何合作?这些都需要教育。

许多人从教学、学习角度谈小组合作,但我觉得合作不仅是教学目标,也是教育目标。合作不仅是自然生成的,也离不开后天培育。

为什么从教学的角度谈合作

学校是学习合作的重要共同体,教学是学校工作的基本形式,也是学生学会合作的主渠道。比如谈到素质教育,主渠道不是课外活动,主渠道是每一天一节一节几十分钟的课。比如遵守纪律,需要教师在每一节课中去培养、从每一个动作开始,告诉学生如何倾听,要面对着说话的人,要靠上去、注视他人的眼睛。这种培养是非常具体的,是从一个个行为开始的。

教学是学校的主要活动,教学也是学生的主要经验来源。教学无论是在时间安排还是重视程度上都占据重要地位。有效地利用教学活动,开展学生合作引导,能够起到更好的作用。从教学角度谈合作,是把教学指向学生的认识过程、交流过程、反思过程、合作过程,通过情境与具象、操作与体验,通过生生、师生对话等环节,使学生在真实学习与探究过程中敢于合作、愿意合作、学会合作。

小组合作的前提和起点是什么

合作是需要自由、规则和自律的。合作的起点是自尊与尊重他人。合作的指向或目的是为了培养理性自由人。理性与价值观有密切关系,价值观的确立需要信仰,需要信念,也需要理性。在学校,可能有的学生一整天都没有说过话就回家了,并且是一天复一天……那么,如何让每个学生都能在学校里发出自己的声音?如何保证每个学生的学习权利?理性自由人培养的起点在哪里?时代新人自由、民主、平等的价值观念培养的起点在哪里?

由此,我想到了小组合作学习。杜威说:“学习成为人类,就是要通过交流过程里的奉献与索取发展出一个有效的观念——如何成为共同体里的独特个体”“民主首先是一种联合生活的方式,是一种共同交流经验的方式”。陶行知说:“民主教育要做到六大解放——解放眼睛,解放双手,解放头脑,解放嘴,解放空间,解放时间。”还有学者提出:“语言能力和社会行为规范的文化传播支撑了人类的合作。”佐藤学提出:“学习共同体要坚持三项基本原则,即公共性、民主性和卓越性”“民主主义的哲学指的是学校的每一个成员都成为主人公,通过以互相倾听关系为基础的对话性交流,实现‘与他人共生的方法’的民主主义”。还有约翰逊兄弟,他们从20世纪70年代就研究合作,谈到“人类似乎都有一种合作需求。我们渴望并寻找机会与他人合作,以达成共同的目标。合作是生活中不可避免的事实……”他们都谈到合作的重要性。

我觉得小组合作的价值就是:

第一, 从小组学习来学习合作。我们以前关注的是从班级的其他生活、从思想教育活动中学习合作。这些是需要的,但我关注的是从小组合作学习来学习合作。学习是需要合作的,包括测量,包括许多细微的工作,一个人做不了。

第二,从小组合作学习现代文明。合作是人类文明的体现,对学生合作的正确引导是引导学生对现代文明进行实践。合作方式的演进是伴随人类文明的不断发展而形成的,契约精神、平等观念、民主观念、规则观念,与之相对的是等级观念。小组合作学习是使学生在学习与探究知识的过程中理解现代文明、实践符合现代文明的交流方式、养成符合现代文明的行为习惯。

第三,从小组合作学习做小公民。有合作意识、心中有他人、有规则、能够倾听,才可能在未来成为小公民。在课上学生交流、分享他人的作业、他人的结论,然后倾听、观看、交流、点评,这是一个真实的学习合作、学习民主的过程。

第四,从小组合作增强规则意识。我们从一年级就开始培养学生的规则意识。第一次或前几次学生们发表自己的想法时都抢着说。经过教师的指导,在小组交流的时候大家就能够有秩序地表达自己的想法,也包括将别人的话听完再提出疑问或发表建议。

学会合作需要怎样的培养过程

我曾经以为合作很简单,但学校教师告诉我,交往与合作要从倾听开始,特别是对低年级学生来说,合作不是简单的能力,而是复杂的高阶能力。高在哪里呢?

学校教师在充分借鉴、学习继而反复实践后,总结出“倾听的六步骤”:第一步,像向日葵一样把身体转向讲话的人;第二步,眼睛看着讲话的人;第三步,微笑聆听——用微笑的方式,传达给讲话的同学这样的信息“我想听你说”“我在听你说”;第四步,听懂的话,用“点头”来回应;第五步,有问题的话,在别人说完一段话的时候提出来,跟他说:“你刚刚讲的我没听懂,你可不可以换一种方式,再说给我听听,也许我能多懂一些”;第六步,别人的话要听到最后。

我们还将“倾听”的细节指导张贴在教室后面,随时提醒师生要这样做。比如,小组交流时我这样听:注视对方的眼睛,用眼神回应“我在听你说”;以微笑或点头,表示感兴趣或赞同;边听边想:他(她)的想法哪里和我一样,哪里不一样,哪些是我没想到的;不打断别人说话,有不同的意见,耐心听完再提出,让说话的人感到安心。

比如,表达能力——强调听说能力的互动培养,表达个人的观点:我认为……我的观点是……质疑他人的观点:我不同意××的观点,我认为××观点中的××是不合理(或不对的)。在××的观点中,我同意他说的××,但是不同意他说的×××。真的是这样吗?你能否把你的观点再说一遍;讨论困惑的问题:一般是小组讨论后提出集体困惑的问题。你刚才说的观点是什么意思?能否再解释一下?对于××的观点,我不太明白;梳理小组的意见:我们小组一共有几种观点:分别是××,下面分别由××和××阐述自己的观点……

培养汇报能力,学生可以用口头、用作业纸、用图示来表达小组的观点。

在培养过程中,教师有许多技巧,比如桌牌,为了让更多学生有发言的机会,学校桌牌有两种颜色,如果发过言就将自己的桌牌调转过来,就可以让教师清楚地看到谁还没有发言。除了桌牌之外,每个学生还有名牌,可以将自己的名牌贴到自己的观点旁边或自己赞成的观点旁边,可以让学生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感,这样就让学生愿意表达、发表和交流;还要允许别人看,这是需要培养的,这是互相交流、互相借鉴,共同提高的过程。我们描述这种交流叫作“身体柔软,心灵放松”,是自然的交流,不是僵硬、死板的。真正的小组合作学习要做到让学生敢于说“我不会”,这说明环境安全,学生没有自卑感。还有一句话就是——“听”和“说”一样重要。包括我们的空间、环境设置、距离不仅要有利于生生交流,也要有利于师生交流。

小组发言的时候,有的小组没有机会发言,没发言的小组里就有学生说:“我们这不就是摆设吗?”这说明一堂课让每个学生都发言是一件很难的事。因此,一个都不能少说起来容易,但让每个学生都学会合作没那么简单。我们要知道,让每一个学生学会合作是一个长期的教育教学过程,需要我们长期执着与坚守。

(作者系东北师范大学附属小学校长)

《中国教师报》2019年05月08日第4版